准备把文案写成文

等哪天正片出来我就放文x

花魁卡(注意避雷)


#ooc我的

嘘——
别说话,天黑了。
耀眼灯光点亮了整个街道,来来往往的行人不住地向店门口的栅栏里张望。整齐排列的不是物件,而是人。
华丽服饰包裹下的纤细身躯让人想入非非,每个人都看不透精美妆容掩盖住的表情。
在这个地方,大都是被卖来或是因为生活困窘最后走投无路而堕落到这里的人。当然也有小孩子,是那些游女生下的不被承认的生命。

微微低下身姿强迫自己向客人露出最好看的笑,恭敬地开口:
“今夜将由来我服侍您,希望您能在此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。”

酒过三巡,我有些醉了。
将客人推到在床,跨坐在客人的腰上。一件一件褪去自己身上繁琐的衣物。待里衣一并脱去之后附身吻住他的唇,偶尔睁开眼睛观察对方的反应。

月光透过的竹帘的缝隙泄进屋子,照在我们身上。客人的手摸上我的脸颊,然后是温柔的声音。
     “哭什么?不喜欢就说,我不会强迫你的。”

我这才察觉到自己哭了。

     “没有,让您见笑了。我们继......客人?!”
     “等等!您还不能出去!”

手忙脚乱地往身上披了件衣服便追了出去,奈何酒劲未过一路上跌跌撞撞,狼狈地跑到走廊店主的房间外正巧碰到他出来。
我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他说:
     “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就为了追我?那我还真的很开心啊。”

一边帮我把衣服穿好一边说:
     “我已经给你赎了身,以后你就跟着我吧。”

*昏暗且暧昧的灯光打在他身上,给我一种憧憬的橙红色的花朵就就在眼前的错觉。
店外是喧嚣的闹声和络绎不绝的行人,熙熙攘攘的花街纷纷扰扰。在这个地方只有虚伪的、不堪的恋爱,床第之间不过逢场作戏,来人不过只求一场春宵,你我都心知肚明却又何苦为我这等卑贱之人大花金钱,将我买下。

想要开口拒绝,说出来的却是相反的话语:
     “好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